醒醒啊四毛

-“你行你上啊!”
-“我就不上,我就BB!”

【伪装者/台风】不想长大

一个年龄差的AU 不算养成 

可以当做明台日记

http://xingxingasimao.lofter.com/post/1cbbc3b1_9305266 

和明台作文

http://xingxingasimao.lofter.com/post/1cbbc3b1_9315993

的背景展开文看


另特别注明:大哥的CP是曼春 会视情节多少打TAG 这一章不会有 



待明镜得知王天风要到明台的学校实习,特意吩咐了明楼喊王天风到家里来吃饭。

这俩人刚走进明公馆的客厅,就看见明台光着小脚丫从楼梯上啪嗒啪嗒跑下来一边喊着哥哥一边就要往明楼怀里钻,眼看到了身前儿被明楼皱着眉一个手指戳在脑门上抵了回去。

“回去把你的鞋穿上。”

明台噘着嘴鼓着脸又扑扑腾腾的原路跑回去。

王天风斜着眼瞅他:“啧啧,明大少爷果然一家之主。”

“那当然,长兄如父嘛。”楼明头一偏架势十足。

明镜听到了动静也从厨房出来。

“哎呀小王老师来啦,快坐快坐,明楼快去倒水,怎么客人来着也不知道招呼。”

明楼白眼一翻一边去端茶壶一边叨咕:“他算哪门子客人。”

明镜让王天风坐在沙发上,热情的不得了。

“这下可好了,你跟明楼又是同学,又做了我们明台的老师。以后哇有你在学校盯着他我就放心多了,小王老师,我们这么亲近,你可要对我们明台多费心呐。”

“明镜姐,您太客气,您别叫我老师了,就像以前一样叫我小王就好。”王天风被这过于庄重的殷切搞得很有点不好意思。

“就是啊大姐,你也太客气了,还叫什么老师呐,你就叫他小王吧。”明楼对自己这个老旧的双关满意的很,他知道在明镜面前王天风断不会跟他斗嘴,王天风笑的亲切,只将明楼深看一眼又转脸去认真应付明镜。

“我们明台啊,调皮捣蛋的,淘的不得了呢,小王你千万不要对他心软。他若是学东西不行啊,也拜托你多一点耐心教他,他要是在学校有什么表现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明镜一说起明台就尽显慈母本色,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连明楼都可怜起王天风来,但是看着王天风对着明镜脸上那僵硬的故作纯良的精彩表情,又觉得舒心的很,决心在让他装一会儿。倒是明台此时汲着一双拖鞋从楼上扑哒扑哒跑下来解了王天风的困境。

“小王老师!”明台硬是泥鳅一样钻到王天风的单人沙发里贴在他身边坐下,一双小手搭在他腿上,仰着脸小猫小狗一样眼巴巴的瞅着他。

“把小字去喽。”王天风捏住他的小脸使劲揉搓,把对明楼刚才见死不救的不满全发泄在手里两团软绵绵的嫩肉上。

“···唔昂··脑··室···”眼见着明台的口水就要流出来,王天风赶快放开他。

“明台呀,你以后可要好好听老师的话,你都要上三年级了,是大孩子啦,不能天天只想着玩,我可要看你的期末成绩的,你听到了没有。”

明台立马从人来疯的小猫小狗切换成霜打了的豆芽草,小脑袋瓜儿抵到王天风胳膊上嘟着嘴不吭声。明镜看了又忍不住心疼,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训他的话来。

一家之主明楼大哥赶快来给大姐顺心。

“大姐啊你哪里那么多担心,明台聪明着呢,脑子灵的很,我看呀他是我们家最聪明的了。他的功课我看过的,不是挺好的嘛,你操这么多心累不累啊。”

可不是比你强吗,王天风在心里默默吐槽,脑子太灵了都要转的飞起来。这不,面上一副招人疼的小可怜样,下头正把不知道哪蹭的黑油星子往我裤子上摸呢。真不愧是你大哥的好弟弟,整个一个青出于蓝啊。

 

也是赶巧,王天风还真做了明台所在班级的语文老师。那时候明镜独自接管明氏,扛起家族重任,整日繁忙难得有在家的时候。明楼一边求学一边忙着跟他们仇家的女儿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也习惯性晚归。平日里偌大的一个明公馆里就只有一个帮佣桂姨,她年纪虽不大,却不怎么识字,对明台除了“饿不饿”,“冷不冷”,“困不困”,几乎没别的话可交流。是以平时放了学明台宁愿粘着总是对他凶巴巴的王天风也不愿回家,王天风就留他在他的办公室做作业。每日到了放学的时间,办公室别的老师也走的差不多了,明台就坐在王天风旁边的位置趴在办公桌上写字。他个子还小,成人的桌案对他而言太高,做起作业让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小人脑袋和双手挂在桌沿上,王天风就用一大沓子旧报纸给他做了个加大加厚的坐垫。

“老师,青蛙呱呱叫,小猫喵喵叫,那乌龟怎么叫?”明台这天早早做完了作业,脑袋搁在胳膊肘里趴在桌上眼睛盯着坐在他旁边备课的王天风,看着看着突然的发问。

“乌龟不会叫。”王天风翻看着书页随口敷衍他。明台问完了这一句变安静了,王天风也没理他,过了一两分钟的样子,又听见明台发出一声与年纪太不相符的感叹:“乌龟好可怜。”

“乌龟怎么可怜了?”王天风见怪不怪的看了他一样,明台正是天马行空的年纪,时常说出一些莫名的话来。

“我的小猫被困在柜子里出不来,他就喵喵叫,引我去找他。有次他调皮,把鱼缸打翻了要捉我的小青蛙,小青蛙就呱呱叫让我去救他。可是昨天我把我的小乌龟放在窗台上晒太阳,一不小心他就走丢了,他又不会叫,我怎么去找他。”明台还趴在桌上,雪白的小脸上乌黑的眼睛,一番话说的平静却露着隐隐的伤心。此刻若是他大姐明镜听见,估计早就将他搂在怀里又哄又亲了。王天风也是无言,这乌龟丢了还真是不好找,指不定钻到哪个犄角旮旯,就只有等着下次搬家翻出来一副乌龟壳了。他是不想跑去明家找乌龟的,想想还是编个瞎话骗他。

“他既然是自已走不见的那就一定是自愿的。小动物本来就不愿被人养在家里,那都是人们强迫的,他要走你就让他走吧,没准他根本不想让你去找他。”

明台听了这句立马就把脑袋竖了起来。

“老师您是说我的小猫和小青蛙也是被迫的吗?”王天风转头看看明台脸上惊恐的表情神色一僵,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为什么要自掘坟墓。“他们···大概不是的吧···他们不是没跑吗···”

“可是我的天天一有机会就往窗户外面跑,风风也总想往鱼缸外面跳,他们也是想逃跑的吗?”明台瞪大一双乌溜溜的圆眼睛,很认真的发问。

王天风听的嘴角直抽抽:“这是什么鬼名字!你的乌龟叫什么?”

“叫小王八。”明台回答的十分干脆。

······你这个小王八蛋。

 

第二天早上桂姨送明台上学直接把他送到王天风的办公室,王天风回头一看立马就要脑仁疼。只见明台背着个书包一手端着鱼缸一手提着猫笼,王天风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王先生啊,真是对不起,小少爷他···他非要带着这些东西来找你呀,我劝不住他,家里大小姐和大少爷都没在家啊···”

王天风挥挥手打断她,对着明台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你是疯了吗?这里是学校,你以为是宠物市场啊!还是你们家后花园子?你这是来上学的吗?带着这些玩意儿一起回你家去!”

明台被骂的眼泪汪汪,小声的嘟囔:“我想,我想让老师替我把他们放了···我舍不得自己放···”

王天风扶额,他做了个深呼吸在蹲到明台面前尽了最大的努力和蔼可亲:“你让桂姨把他们拿回家去,放学了我陪你回家在讨论放不放他们,好不好?”

明台吸着鼻涕点点头答应总算把手里的东西给了桂姨。王天风在他脑袋使劲撸了一把,“赶快去上课。”

下午放了学,王天风送他回到家,端着鱼缸抱着猫往明公馆后院的小池塘走。

“真的要放吗?”王天风问他。

“恩。”明台点点头。

那青蛙刚被从缸里倒出来,就立马飞快的一跃头也不回的扑通一声扎进小池塘里,瞬间就连个影都不见了。王天风看向明台顿时红了的眼圈,伸手摸了摸他怀里的虎斑。

“猫也要放吗?”明台将怀抱收紧了不说话。

王天风将猫接过来放在明台脚边上,小猫至多四五个月大,还在粘人的年纪,蹲在地上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也不动。

“你看,他不想走,他想跟你在一起。”

明台赶忙将猫又抱回自己怀里。

“现在,你去做作业,我去把你的乌龟给你找出来。”

 

明台是很好的孩子,也是很调皮的孩子,时不时的就要闯点小货闹点动静出来让人头疼。王天风在办公室里放了一把戒尺,每次明台烦了什么错误,他就让他站好在他面前用这把戒尺当当当的敲桌子吓唬他。这天赶上明台又身上痒痒,竟然跑去跟隔壁班的郭骑云打架,被王天风一把提溜到办公室。明台与王天风相处久了,许是觉得自己已经摸透他这个老师虽然平日里严厉,却很是爱护他,他也慢慢恃宠而骄,胆子越来越大。进了办公室,竟直跑去将那把尺子翻出来,双手举过头顶献给王天风。

“老师我错了,请老师敲桌子!”

王天风只觉的血压就要往上蹿,他一边读书一边实习,这段时间也是忙得不得了,赶上明台这么一闹,只觉得周身疲惫,捏着鼻梁叹了口气慢慢坐下,懒得再训他。

明台见王天风样子不对劲,怕他是真气急了要打他,忙将戒尺丢到桌子底下,又跑到王天风身边拉他的袖子。

“老师,你怎么了,你真的生气了吗?。”

王天风放下手瞄了他一眼,见他一副小心翼翼的乖巧模样,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我就是有点累了。”

明台的两只小手爬到他肩膀上卖力的揉捏起来。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在学校跟郭骑云打架了。”

“···在哪都不能打。”

“恩,以后除了跟郭骑云我再也不打架了。”

“······”你这个小兔崽子。


TBC



 

评论(20)

热度(87)